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现代顾一个描写。

现在是周四晚上十点,SS大学的琢玉讲堂还灯火通明。随着热烈的掌声渐渐消散,讲堂两侧的门被推开,学生们鱼贯而出。

十一月初的北京已经开始冷了,或是仗着年轻身体好、又或是为了漂亮形象而穿得薄了的学生们,不得不缩着身子,加快了脚步小跑起来以抵抗夜间的入骨寒意。

来自本校的学生们都已经发挥出体育测验的速度往宿舍跑去,而外校的也飞奔回自己学校大巴车的温暖中。

其中,唯独有一个青年不紧不慢地走进在讲堂对面的小花园,他穿着深绿色的高领毛衣和一条牛仔裤,似乎是自然卷的头发是半长的,加上他俊秀的容貌和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看上去有些像一个艺术生。他边踱步着,边时不时地推了推眼镜,脸上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在夜中,他的眼睛清澈幽深宛如寒潭。









【而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个车的开头呢。】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