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品品。

凤凰焚羽:

群里大佬的一个梗。顺手撸成超短篇。
【 他在我身边,从未离开。】
想用梗的可以留言拿走。

品一品!这纤纤玉手!这烈焰红唇!

假叶娘娘……!!!

建了个tag:燕我燕刀糖大战

凤凰焚羽:

一大波粮接近中!
这次共有26人参战,从8月1日起每晚八点掉落一篇糖一篇刀。
最后以小红心小蓝手和微博上的点赞转发量决胜负。
所有读者可以参与【猜猜这是谁写的/画的】游戏。所有猜对的小宝宝将获得一次向该作者点梗的权利!
燕我刀糖大战!开战!

【吐槽】补番动画完成√关于苏芳的几点。

1.弹幕很有意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乌烟瘴气,但是我很奇怪的一点是……评价苏芳的时候总是要说“对尤娜做过什么”呢?杀了昏君、富国强军的荣耀,远比杀死一个少女的父亲的恶大的多吧?况且苏芳有勇有谋,既不昏庸也不残暴。当然我不支持苏娜,原因也很简单,我萌女王和忠犬23333
以及,国家面前爱情屁都不是不是很正常吗_(:з」∠)_

2.简单看一下苏芳上任的几件事:明确反迷信(不信神),反腐倡廉,加强皇权(收服地的将军,对各部族都有思考),加强贸易拉动内需(花茶出口和石头),试禁drug(啊怕和谐……去那城市显然是得到了一些关于贩卖人口和那啥的消息←由苏芳目的性强推测,漫画打脸不管),从地之族那段可以看出他也有为战争做准备……这些迹象加起来,已经不是什么“仁慈明智的君主”可以简单形容的了,他将是中兴之主,甚至可以统一南方的两个国度,甚至有可能是高华史上最伟大的几个君主之一。

3.苏芳会是能称得上伟大的皇帝,“孤家寡人”如是而已了。
啊不过我还是觉得能在把一个国家带向强大的荣光面前,年少的萌动其实无足轻重啦,也就是老了以后登高望远感叹感叹那种程度orz但是我……贼怕他不得善终qwq

来玩~

凤凰焚羽:

燕我刀糖大战招募!
该活动向所有人开放,有兴趣参战的小伙伴可留言,或直接戳我企鹅号 4/9/78059/29

【燕我】不要让他遇见那个八荒少侠

【发刀就很舒服。】
【你无数次地练小号去见他,但还是无可避免地走向孤燕南飞的结局。】
【借鉴魔圆。】
【燕南飞认识那个八荒少侠,想要保护那个八荒少侠……想要真正做一个“配得上燕南飞这三个字的人”,他的结局遍是在自我救赎中灭亡。】

在无数次转生后的某一世,明月心死于八荒之手,公子羽神志清醒,也没被沈孤鸿控制。他看出少侠拥有转生的力量,他想要回到过去救明月心。

“公子羽……龙首……我们是一个约定吧……”

“说。”

“我的记忆,可能要出现问题了……我可以带你回到过去,和明月心——不,唐蓝——初遇的时候。”

“哦?”

“你要答应我……那时候,燕大哥应该还是个孩子吧……保护他……教他……让他……不要遇上我……不要遇上八荒少侠……答应我。”

“……有趣。我答应你,我不会毁约。”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在最初的最初,我没能守信,所以……就再也没有我的燕大哥了。”

“公子,我不明白,你怎么对燕南飞这么上心?”明月心问道。

“一个约定。”公子羽眯了眯眼睛,道。他同明月心不同,沈孤雁自己承认的约定,还是愿意遵守的。

“什么约定?和谁的?”这位第一美人儿酸溜溜地追问。

“呵……”公子羽的眼底浮现追思,“和一个心已经死了的幽灵。”最后,他这样讥诮地回答。

同样是重复着本该永远逝去的时间,强者可以用绝对的力量避免那阴差阳错的失误,而有些人,他们却只能在无可奈何的绝望下,匍匐跪拜在命运脚下。

这是报应,因为你没有再叫他一声燕大哥,所以他将永远不再是你的燕大哥。

他是燕南飞,是蔷薇剑,是心剑的使用者,是公子羽座下第一得用之人,是二十七岁就能与三十七岁黑刀平起平坐的强者。但他将永远不再是燕大哥。

比欲望还强烈,比恨意还深邃的,是爱啊。怀着这样的热爱埋葬了一切的少侠,或许能得到最终的救赎。

最初的燕南飞把少侠当做救赎,而之于最后的少侠,燕南飞这个人,又何尝不是救赎的终极?

【大电影】关于风语咒的碎碎念……

1.不知道为啥发现假叶是反派boss以后我竟然很安心……………………实在是除了他以外的的boss都没那种角色魅力。

2.md天净沙老师您这是打了多少硅酸啊orzzzzz

3.我咋记得很久以前的那个主角头发不是黑的,而且看上去更忧郁……错觉么???

【唐燕/燕唐】甜甜甜甜甜

1.唐燕/燕唐无差,邪教预警。
2.别想了就是随手的段子。
3.背景是唐燕二人双双到移花岛养伤。
4.无脑发糖,老燕人妻[笑而不语]

窗外下着雨。

燕南飞苦笑道,海岛上的天气果然还是变幻莫测。它停下手上的收拾,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

门上传来急促地敲门声,伴随着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燕兄,是我。”

燕南飞忙将门打开,果然,门外站着一个被雨淋得全身湿透的唐青枫。

“你……”燕南飞马上被唐青枫一个挑眉堵回去,好笑地改口道,“青枫,不是说与苏公子有事?”

“这不是谈完了么,就来找你了——唉,谁知我这么倒霉,一场雨就浇下来了。”唐青枫笑道。

燕南飞摇摇头,把还没送到自己嘴里的温水递给唐青枫,又取来干净的巾子,给年轻者擦那一头披散的乌发。

“燕兄,我身上全湿了。”唐青枫委委屈屈。

“……内力呢?”燕南飞皱眉责怪。

“一时忘了用。”唐某人耍赖道。

燕南飞又好气又好笑,只得道:“你先穿我的。”

唐青枫见自己得逞,忙把脸贴在燕南飞手上蹭了蹭,讨好道:“我知燕兄一向是最好的。”

“……”燕南飞无语,从柜子里翻出衣服扔给唐青枫,“晚膳我这边做了点粥。”

“好,同你一起!”唐青枫岂有不应,连忙转到屏风后换衣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