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没进顾夫人的群的大宝贝快来私敲我鸭!!!!!一起吸顾才热闹鸭!


🙂什么为你做回自己,什么八个傀儡保护你,什么只有你不能死,少侠才是八荒第一暖男啊!!!!女少侠也是(……)

——过见闻有感。


分享一个今天听到的最搞笑的笑话

“原著顾惜朝根本不爱傅晚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我笑,都给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代顾一个描写。

现在是周四晚上十点,SS大学的琢玉讲堂还灯火通明。随着热烈的掌声渐渐消散,讲堂两侧的门被推开,学生们鱼贯而出。

十一月初的北京已经开始冷了,或是仗着年轻身体好、又或是为了漂亮形象而穿得薄了的学生们,不得不缩着身子,加快了脚步小跑起来以抵抗夜间的入骨寒意。

来自本校的学生们都已经发挥出体育测验的速度往宿舍跑去,而外校的也飞奔回自己学校大巴车的温暖中。

其中,唯独有一个青年不紧不慢地走进在讲堂对面的小花园,他穿着深绿色的高领毛衣和一条牛仔裤,似乎是自然卷的头发是半长的,加上他俊秀的容貌和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看上去有些像一个艺术生。他边踱步着,边时不时地推了推眼镜,脸上显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在夜中,他的眼睛清澈幽深宛如寒潭。









【而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个车的开头呢。】

随手段子,一个懂事的少侠。

月色朗朗,今夜中秋。

燕南飞在开封的屋顶上赏月,像是在等一位故人。
故人确实来了,却出乎他的预料——

宁莫迟的确是来了,但来时面色平静、目光如水,分毫看不出她来见的人是四盟八荒之敌青龙会的代龙首。

“燕大哥。”那出身唐门的姑娘以全江湖独一份的称呼唤他,一如往昔,“我带了酒来。”

宁莫迟知道燕南飞喜欢酒,是以次次见他都会带上一坛好酒。她在燕南飞身上用的心,就如同她在调试那些机射暗器时那般细致入微,早已江湖皆知。他喜欢的、提过的,又或是当地的名酒,再或者是合了时令、应了景致的。

“……少侠。”他不敢以从前的称呼叫她。蔷薇有刺,燕南飞唯恐他的姑娘再靠近,把她刺伤。

宁莫迟开了酒坛,闻言才抬头看他。她的眼中弥漫起了雾气,“……今夜中秋,”她说,“应当喝桂花酒。”

万事珍重,唯祝平安。

…好巧
好巧。
…你也在赏月?
你也在赏月。
今日仲秋…
今日仲秋。
…无论如何,祝你安好。
呵呵,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用醒,我,好得很。
那便好。
各自珍重。
各自珍重。

“秘辛如海,江湖纷乱;万事珍重,唯祝平安。”

他看似论湖光水色、谈月色皎皎、说影动朦胧,实则字里行间都是对你的爱意。

所以我一直说没文化不配和惜朝谈恋爱。

因为一颗装着光风霁月的心,才能靠近另一颗装着清风明月的心。

你们的情,应是如诗如歌。

惜朝和顾线旅妹,首先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然后才是关雎蒹葭琴瑟鸣。 ​

(눈_눈)遇上了小可爱。
决定以后喷人之前先温和地说话。

说给本tag的顾太太

历来填五格的只有咱家小顾被黑成了zz正确。

然而就算是原著/剧版/端游,故事主角的对立面(一般称为反派)也是有人喜欢的,不论数量,也应当得到尊重吧?会搜他tag的人难道不是为了吃粮而是为了看人们黑他骂他?那怕是心里阴暗到了一定程度。

一来是因为端游确实是黑的,而某些人但凡找到了一点“你亏欠我”的心理优越感,就不管什么情况都可以肆意地黑。

二来,手游顾粉确确实实是数据支持过的人少,人少佛系好欺负。

刚把两位ky的怼出去(虽然其中一位似乎只是开玩笑),然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憋着忍着,永远只有被欺负。只有有礼有节有理有据地说出来,指责乱打tag的小傻逼,才能得到我们和小顾应得的公正。

“朋友来了有美酒,要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不喜欢可以,但,难道打着他的tag,在我们眼前嫌弃他,甚至辱骂诅咒他,还要憋着么?

【男主×你】信仰(民国paro)

1.民国背景。不太严谨。
2.无情、顾惜朝、方应看。师兄和无归没脑洞……。有的话可以告诉我orz对不起无情师兄,最短……。
3.张嘴吃刀。

无情:
你是组织下线的一个小卧底,他是黄埔军校毕业的高官。你们是上下级,又有些暧昧,以绯闻掩盖你们暗中进行的战斗。后来他身份暴露,而你带着情报死里逃生。
你知道,你不能回头。

顾惜朝:
你是有着先进思想的富家千金女学生,他是留学归来的大学教授。你们灵魂共鸣,畅谈天地,约定海清河晏后一同俯仰天地。
后来你在游行中,成为白色恐怖的枪下亡魂,香消玉殒。
他则隐去心中悲痛,一边出入银行家的盛宴、在一片战火硝烟中大谈国学,一边缺传递情报,为组织工作。他已经明白了,须以暴力对抗暴力。
他是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灵魂——他只相信你们共同的梦想。

方应看:
你是女歌星,他是银行家的儿子,又是情报局的处长。你们出入最奢靡的风月场所,造出最引人注目的艳情。
他说他爱你这销魂又清纯的模样,你却装傻充愣地收集着情报。
后来你身份暴露,被他亲手抓捕。他说,你怎样解释我都信,告诉我名单在哪,我带你离开这里,去香港。
你摇头——你相信你的同志已经取走情报,于是,你咬破嘴中毒囊。
无关对错,只因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