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随手段子,一个懂事的少侠。

月色朗朗,今夜中秋。

燕南飞在开封的屋顶上赏月,像是在等一位故人。
故人确实来了,却出乎他的预料——

宁莫迟的确是来了,但来时面色平静、目光如水,分毫看不出她来见的人是四盟八荒之敌青龙会的代龙首。

“燕大哥。”那出身唐门的姑娘以全江湖独一份的称呼唤他,一如往昔,“我带了酒来。”

宁莫迟知道燕南飞喜欢酒,是以次次见他都会带上一坛好酒。她在燕南飞身上用的心,就如同她在调试那些机射暗器时那般细致入微,早已江湖皆知。他喜欢的、提过的,又或是当地的名酒,再或者是合了时令、应了景致的。

“……少侠。”他不敢以从前的称呼叫她。蔷薇有刺,燕南飞唯恐他的姑娘再靠近,把她刺伤。

宁莫迟开了酒坛,闻言才抬头看他。她的眼中弥漫起了雾气,“……今夜中秋,”她说,“应当喝桂花酒。”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