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燕我】独自诀别

1.巴蜀醉酒扩展,燕南飞视角。
2.刀。ooc算我的。
3.燕大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巴蜀的夜是太阴冷了些,燕南飞想。

那少女醉倒在他的腿上,在梦中露出毫无防备的笑颜。
“小傀儡……”燕南飞听到少女喃喃道,带着不同白日威风凛凛江湖少侠的嗫嚅,声音渐渐低下去,化作绵长的呼吸。她睡得很安心,甚至还在他腿上翻了个身子。

——实在是太冷了,他还是在想。冷到他整个人都被这股寒意占领,繁复的衣服捂不暖,雄厚的内力化不掉。

男人的手轻柔地抚摸少女的秀发,而她实在是乖巧到让人几乎想象不到,那是个能提剑斩敌的姑娘——只是不知,你我何时会刀锋相见?

燕南飞看不透、算不清,他只希望这一日来得越晚越好,他只贪恋这少女仰慕的眼神、全然信任的眼神、明媚的笑脸,和一声“燕大哥”。

“燕……”少侠发出细碎的呼唤,也不只是梦中有什么趣事。燕南飞看着她唇角的弧度,便忍不住也跟着挂起淡淡的笑意。他所有的攻击和防御都被瓦解,他在他的小友面前一败涂地。

燕南飞俯下身子,连衣服的摩擦声都不忍发出。他用自己的,轻轻触碰了少侠的。柔软的情绪把他的心灌满,然后他又万般谨慎地再次吻了吻,便落荒而逃似的离开了。

倘若再在那柔唇上停留一会儿,他便再也逃不开了吧。燕南飞甚至忍不住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他想就这样抱起少侠,远离这一切——往天涯去,带着他的珍宝。

但理智终于还是压过了感情,蔷薇剑小心翼翼了太久,压抑已经成为本能。

燕南飞帮少侠理了理发丝,不忍再动分毫。他只想凝视这张面孔,他知道这样的对视都终将消耗殆尽。此时的燕南飞大概已经察觉:情之一字,一旦沾染,便已是万劫不复。

睡吧,小友。燕南飞想。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就要离开。

或许,是永远地离开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