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唐青枫×燕南飞】片段。

【关于唐燕的一些片段】

1.
九华又是阴雨天,即使已经是正午,也是昏暗的一片。

唐青枫推门进来时,燕南飞正斜靠着床上,漫不经心地喝着药,白衣黑发,竟显出与平日不同的慵懒。他毕竟命途多舛,恢复力也比常人强些,兼之内力深厚,便比唐青枫预计的要醒的早很多。

唐青枫一向能说会道,此时见燕南飞那苍白的脸色、干燥的嘴唇和眼底乌青的一片,竟什么也说不出。

燕南飞见是他,停了手上嘴中的动作,一如既往地以温厚声音道:“多谢唐盟主救命之恩。”

唐青枫听入耳,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混合着火气的苦涩。

2.
(插曲-初见-对话流)
(假如唐萌主亲自去了化清寺干掉了血玲珑)
燕子:唐盟主果然好风采!
唐二:彼此彼此,久闻不如一见,今日见到蔷薇剑燕大侠本人,是我唐某之幸了。
燕子:唐盟主谬赞了。——这血衣楼……
唐二:青龙会重出江湖……唉,还真是麻烦啊——
燕子: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青龙会此番,不知又会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唐二:的确如此,我稍后便命人向八荒传话……唉,忙了一夜,燕大侠不如与我共享早膳?
燕子:如此甚好,唐盟主请——
唐二:燕大侠客气什么,走吧!

3.
移花宫宫主站在码头旁的矮崖上,手中是红叶扇,腰间是移花玉笛,长发随风,端的是风流飘逸。唐青枫回首,朝后来者笑弯了眸,道:“燕兄,我们是时候该回去了。”

“好。”来人正是蔷薇剑燕南飞,许是移花宫实在偏爱白色布料,昔日的一身紫衣也被白衣取代,只是并非移花宫本派制式而已。他手中仍握着蔷薇剑,样子如往昔般宽厚持稳,只是其中气息凝实、内力雄厚,已是心剑巅峰。

两人并肩而立,极目远眺,皆为海天一色、紫气东来之景所震撼。天光乍亮,二人相视一笑,腾空而起,旋即稳稳地落在准备妥当的船上。

携手天涯,踏浪而归。

4.
温泉在海岛上,大抵并不稀奇。

燕南飞靠在一旁,身体上的细密伤痕却逃不过唐青枫的眼睛。这朵蔷薇花儿闭着眼睛,神色一派平和,似乎和水雾融为一体。

他为何总是露出这般的孤独?

唐青枫颇有些愤恨地想,暗暗凑了过去,从正面搂住燕南飞,把下巴搁在他肩窝里。“燕兄。”他抬头轻轻磨蹭着。

“怎么了?”燕南飞睁开眼睛,好笑地看了眼他,轻轻扶住唐青枫的腰。

“燕兄,你笑一笑啊——”年轻者愈发得寸进尺,向上含住年长者的耳垂。

燕南飞无奈,摸了摸唐青枫已沾了温热泉水而湿漉漉的头发,慢悠悠地答道:“在下已经笑了。”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