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燕我】入梦(高甜)

《入梦》
1.燕我
2..私设只用太极拳的少侠
3.半吊子的剧本流
4.是刀是糖,既甜又虐

(夜深)
(少侠呆呆地望着燃烧的篝火。已入深秋,荆湖的天气潮湿,到了夜间却阴冷。故而少侠披着件随手找出来的厚衣裳。)

画外音:燕大哥,别来无恙。不久之前有人告诉我,莫要执念过去。可我忘不掉,更不想忘。我们相伴的时间太少,所以每天晚上,我只敢回忆很少的一点点,如梦的片段……

【时间:少侠自江南返回杭州。】

(日光正盛,落英缤纷。)
(杭州,客栈门前不远处。)

少侠:(惊喜地)燕大哥,可算找到你了!

燕南飞:小友,别来无恙啊——(命小二引着,落座于客栈雅间)你且坐下,怎么又受伤了?(皱眉)

少侠:(心虚捂住手臂伤口)无妨,不过是一点小伤。

燕南飞:你啊……(无奈摇头)

(少侠上了药)
(燕南飞向小二要了汤与小食给少侠,自己却喝酒)
(闲谈)

燕南飞:(放了酒盏。)说起来,在下有一事好奇已久——

少侠:燕大哥请讲。

燕南飞:真武弟子向来以剑匣之中一轻一重两柄双剑行走江湖,我却未曾见过小友用剑,这是何故?

少侠:(略微吃惊,抿了口茶,神情骄傲)哈哈,燕大哥可知,我真武弟子,以武奉三清,法天地、修大道,用剑,不过是“唯手熟尔”罢了。至于我,这熟的是一副躯壳、一双拳头,与我同门使双剑者,又有何不同?

燕南飞:原来如此,竟是在下见识浅薄了!小友这太极劲力千变万化、刚柔并济,的确奇妙无穷!(笑罢,喝酒。)

少侠:(低了低头)谬赞了,若论武道精妙,燕大哥的心剑才叫玄奥无比。上次师门一试,我可是受益良多!对了,燕大哥可愿再指点我一二?此番东越、江南之行,我竟生了些新感悟。

燕南飞:(闻言无奈笑)小友才在杭州安顿,身上还带伤,却又手痒了?此事不能让你胡来,安心养好了,你我方可‘以武会友’。——喏,多吃些,离晚膳还有好些时候呢。(将小碟往少侠处推了推)

少侠:(悄悄眨了眨眼睛,夹起一口小菜)是……

(继续闲谈。)
(窗外春光和煦,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