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当你的少侠是个玛丽苏07-08》

*公子羽明月心闺女设定!
*战斗力爆表!
*燕我!燕我!燕我!

*前文请尽情翻我lof!
*勉强当糖吧,总觉得有些虐……
*无衣和一切OOC都属于我,一切npc及世界观都属于天刀OL。

07.
自无衣受燕南飞鼓励后,越发敢于在实战中用自己的剑术,而非一板一眼地按照太白所授。待到燕南飞再次见到这位天资卓越、身世成谜的小友,已是一个半月以后。他消息灵通,真实身份又是青龙会之人,自然对无衣连破青龙会在江南数处部署知道得清楚。

让燕南飞有些意外而有些起疑的是,素来心高气傲的明月心,竟未露半点恼色,只格外命他注意些——燕南飞本就对无衣多有兴趣,自然无有不从。

如今无衣的名声已经传开,她的天赋实在太过耀眼,兼之,一个走江湖的女孩子,却有一张生得沉鱼落雁的脸,如何叫好江湖闲话的无事人不去注意?

于是听闻无衣又从江南折回杭州 ,燕南飞便提了剑,去钱塘门外迎她。

“燕大哥!”无衣对燕南飞已是不再认生,她眼睛尖得很,刚从马车上下来,便瞧见了那紫色锦衣的男子,惊喜叫道。

无衣这一嗓子声音着实不小。众人本是一惊,下意识地看向燕南飞所在,却马上看到了他手中藏于剑鞘中的长剑。江湖之中,用剑的着实太多,可姓燕,又是这一番龙章凤姿之人,却只有现在处在人群包围中的“蔷薇剑”燕南飞了。

燕大侠今年二十有六,剑眉星目,武功高强,已是“江湖名人榜”榜首,既无妻子,也无侠侣,岂非是老少男女都关注的八卦中心?

更何况无衣那张脸,就是行走的发光体,到哪里都能牢牢吸引住众人——尤其是年轻男子的目光。

燕南飞心中暗道失算,脸上却未显露分毫,从善如流地提过无衣手中抓着的包裹,温和笑道:“小友。跋涉辛苦,可是要与四盟回报,还是稍作休息?”

无衣手中一轻,登时更开心了些,回道:“唐师兄说,让我自行休息便是。”说罢,这才注意到,周围尽是些伸长了脖子耳朵围观的众人,不禁有些不自在,皱着眉。

燕南飞瞧她一副无所适从的可怜模样,忍笑道:“小友口中唐师兄……乃是水龙吟唐盟主?既如此,甚好,不若进城再说。”听罢,无衣立刻欣喜点头。

二人皆是身负武功之人,提了轻功,几个起落间便离开了驿站前。众人见状,这才纷纷散去;只是有些人,已将燕南飞、无衣二人相会之事牢牢记住,等着下一次茶余饭后,当做一段佳缘来消遣。

至于其一语成谶,则是后话。

08.
燕南飞与无衣正坐在全杭州最有名的楼外楼中。燕南飞依旧不紧不慢地品着 美酒,含笑看着无衣用饭,不禁有些忍笑。这出身太白的姑娘看着作风朴素,一道道菜纷纷端上来,却是专门捡着最精细的吃食。除了偏爱的几道糖醋口味,其他皆是只拈了两筷子——这简直是她出身非凡的最好证据。

待无衣才把一桌子的美食都品尝了个遍,燕南飞才慢悠悠开口问道:“小友此去江南,又是一番作为啊?”

无衣早已习惯了燕南飞这些委婉的说法,应道:“主要是十二连环坞的事情……”她并不愿多说,满脸写着不喜欢,又道,“我在江南认识了唐师兄和齐落竹、齐落梅兄妹。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嗯——唐师兄是个有点儿怪的人。”

燕南飞自然知道齐家是什么人,眸光扫过无衣崭新的长剑。比她从前佩戴的那把劣质的铁剑更薄、略短,笑道:“南齐北冷,小友此去江南得了铸神谷齐家的剑,也算是不枉此行。”

无衣笑弯了那双如一捧月光般的眼眸。她想起那位与她年岁相当的姑娘齐落梅。齐落梅性子活泼,又得她相救,在江南一直对无衣亲近有加。无衣自下山几月以来,认识的人很多,可同龄的女性朋友却是不多,未免又将与落梅之友情看得重些。

“是他们兄妹二人送我的,我不知该如何谢他。”无衣将剑身抽出一半,展示给燕南飞看。

在她心目中,除了远在秦川的师父师叔们,又有谁比眼前的蔷薇剑更值得她去学习和信任呢?

“哈哈,不愧是齐谷主亲铸!此剑即使实在铸神谷中,也算上上品。”燕南飞爽朗笑道。他只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铸神谷的剑牵起他心中埋葬多年的秘密,唤起一阵阵隐痛。

他再去看身前的姑娘,眉目如画,眸光像是山泉,对他展露出信任,就像是什么脆弱的小动物。燕南飞为这想法感到可笑,毕竟这长相比真实年龄还要小上几岁的姑娘,很可能当今八荒中天赋最为卓越的人了。

“燕大哥?”无衣被燕南飞打量地久了,不免有些奇怪,疑惑地出声问道。

燕南飞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看着无衣,脸上又逐渐浮现出让少女倍感亲切的宽和微笑,却又比从前多了一丝狡黠,道:“不知小友如今武功精进几何,可愿与在下比划两下?”

——自然,蔷薇剑算是初出茅庐的少侠的大前辈了,不好提切磋二字。这更像是一场游戏,一场全然放松的游戏。

话音未落,无衣的脸上已经瞬间绽放出真切的笑容,一双眼睛里尽是奕奕光彩。

“好!”她用难得激动的口吻,重重回答。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