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唐真bg】拨云见日

《拨云见日》
1.唐真bg。唐子厝×吴踏歌。
2.孤燕南飞剧情后。私心夹带很多燕大哥。
3.纯甜文。
4.一切逻辑考据硬伤和OOC都属于我。


晨曦破晓,九华迎来了晴朗的一天。
还未出现的红日,将温暖从遥远的天边,穿过山间的雾气,绕过晃动的枝叶,送到了化清寺。踏歌一向守时自律,哪怕是昨夜异常混乱,她也仍然准时地推开了寺庙古朴的木门。
丘陵中的风景总是显得格外娟秀些,和真武山上那般紫气东来云雾浩浩的气势大不相同。都道是佛道两立,可无论是这眼前微笑怜悯的大佛,还是远处襄州无悲无喜的玄天真武,都仿佛有种力量,抚慰一切的苦难。
“师姐。”有人在踏歌背后唤她。女子回眸,眼前一身苍色水龙吟制服的青年,不是唐子厝又是谁?
“子厝,你昨夜照顾燕大哥到很晚,怎么起得这般早?”踏歌细语问道,目光是一派平和。
唐子厝活动了一下脖颈,应道:“睡不着,便醒了。”他垂眸看着女子,自己这师姐目光永远澄澈得像山泉,仿佛不受昨夜惊变影响一般。
细细想来,面对燕南飞的事,师姐一直比他自己更冷静,不曾如自己那般质问他,仲秋那声各自珍重也是何等的坦然。
踏歌自然知道子厝的心思,这青年眼睛底下还是一片青色呢。
望了望那边的房间。受了重伤的燕南飞还睡在那里,安静得既不像江湖名人榜的第一名,也不像千夫所指的青龙会龙首。
她心如明镜,且以道宗之洒脱,自是接受燕南飞有其自己的道理;然而子厝却嫉恶如仇,遑论是本来就与青龙会有血仇,便是没有,也断然会又急又怒。
如今燕南飞却是连青龙会都呆不下去,还在阎罗殿里走一遭,子厝如何能平静?她只得轻声安慰道:“燕大哥既已被青龙会刺杀,也许不再是敌人。你……莫要纠缠于此。”
唐子厝是何等聪明,又如何想不明白燕南飞此时境况之窘迫呢?所谓“众叛亲离”,但是那个以蔷薇剑之名行走江湖之人又有几个“亲”呢?
唐子厝还不知燕南飞的过去,却已从昨夜照料之中猜出几分。这青年人是从未对踏歌隐瞒什么的,同白衣女子走了几步,便耐不住性子地说出来:“师姐,昨夜我看燕大哥……发现他身上竟全是虫蛇叮咬的痕迹,像是——我们竟不知道,他从前到底受了什么苦!”
踏歌果然也闪过异色,似乎从这破朔迷离的身世中捕捉到了什么。只是一贯的作风让她并未多言,只道:“莫要多言了,若是痛苦不堪的回忆,他也一定不愿让你我知晓。”
子厝点头称是,道:“我……我当日话说得太重了。早该听师姐一句劝。”
“那便等他醒了,你亲自向燕大哥负荆请罪去吧。”踏歌说罢,轻笑起来。
“师姐……”子厝似有触动,侧身握住女子的手。他二人坦明心迹不久,这还是子厝头次如此孟浪大胆。青年感觉到女子手上的薄茧。那不是一双作女红的柔软的手,而是一双握剑的富有攻击力的手。“我昨夜一直在想,若是我们有了孩子,就让他认燕大哥作干爹!”
踏歌到底是云英未嫁,纵然江湖儿女轻礼重情,听到人生大事还是红了一张粉面。她抽出自己的手,只得佯怒道:“瞧瞧你说的是什么话?”
燕南飞如今情况稳定,此时沐浴在雨夜后的晨光下,子厝的心情可谓是拨云见日,不禁又得寸进尺地道:“自然是吉利话。”
踏歌骤然绽出一个大幅度的微笑,看得他有些痴了,待回过神来,身子已在半空中。
踏歌的内力本就比子厝扎实几分,轻功运起,此刻周围哪儿还有那道倩影呢?子厝只看到自己身下正有团女子身形的黑影,太极架势铺开,双剑蓄势待发。
大约是……真的有些恼了……
唐子庴不禁暗悔自己的孟浪。
“师姐,饶了我……好歹让我把傀儡放出来!!”唐子厝道。
只可惜那道白衣倩影早已躲到树后,再不管子厝如何讨饶,只微微握了白皙的双拳,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诚如燕大哥所说——
花未凋,月未缺……一切,都很好。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