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铮我】事后(只污不车/纯甜宠)

1.嫖蓝铮。女主长乐(天香),和原作少侠基本没有相似。
2.可能会写完整的……吧。懒癌晚期说不准。
3.纯甜宠。社会你乐姐,爱逗文师兄。

【甜】【超甜】【特别甜】 ​​

醉宿一夜情。
这只是针对长乐,那点酒量还喝不倒蓝铮……估计是自己往人家身上靠去了。

长乐半躺在蓝铮身上,带着薄茧的手指戳着男人健壮胸膛上的纹身,很快想明白了。“能不能好好做一个柳下惠么?”她翻了个白眼,却完全没有把头从男人肩窝里拿开的意思。

蓝铮对长乐的抱怨甘之如饴,眯着眼睛任她戳来戳去,沉着嗓子笑道:“我是那种人?再说,你难道不舒服么?”

长乐想了想,作为两辈子第一次干这事儿,体验好像确实挺美好了。于是她不再言语,闭了眼睛,欲睡个回笼觉。

襄州的冬雨下得淅淅沥沥,又湿又凉,体感温度非常低。长乐也顾不得腿间的黏黏糊糊,又往被子里钻了钻,紧贴着蓝铮取暖。蓝铮自然知道怀中人阴雨天格外嗜睡,自己也不是什么勤快人物,所幸也一并赖了床。

两个人都没有半分尴尬,仿佛早就生活在一起,早就睡在一张床上一般。他们天生就有一种默契,想来骨子里的桀骜不驯竟能合拍到一起,也是奇迹了。

长乐睡得迷迷糊糊间,听见外面的敲门声。

“铮弟,天香的师妹们托我问你,长乐师妹在哪里,她们正寻她呢。”那是文秀山的声音。

长乐睁了睁眼,问门外:“文师兄帮我跟师妹们说,长乐沉迷睡觉,不可自拔——”

话音刚落,还没等蓝铮说什么,便听得门外打翻东西的声音。“铮弟……长乐?”那边文秀山的声音似乎挣扎了一下。

“嗯,是啊。”蓝铮的声音里有压制不住的笑意,他撑起身,捏了一把长乐的脸,得到了对方毫不手软的一巴掌。

“那,你们,好好休息!”文秀山嘱咐了一句,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长乐从鼻子里冒出一声冷哼,随即二人哈哈大笑。

“你大哥太逗了!”长乐憋笑,把脸埋在被子里。

“现在也是你大哥。”蓝铮道。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做炮友不好么?”长乐从被子里伸出腿去踢蓝铮。

“炮友?”蓝铮自然不明白,问道。

长乐笑得更欢快了,陷在被子里不出来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