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正剧/燕我】当你的少侠是个玛丽苏

当你的少侠是个玛丽苏
*公子羽明月心闺女设定
*战斗力爆表。
*燕我,燕我,燕我。

04.
九华的夜雨很冷,白衣少女的剑更冷。

当血玲珑被无痕的快剑点穴,无力地跌倒在地面时,才刚刚认识到她面临着恐惧——死亡的恐惧。

分明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八荒弟子,又怎会如此厉害,厉害到让毒娘子血玲珑毫无还手之力?

这也是隐藏在暗处的燕南飞暗自思量的问题。

那毫无疑问的是太白快剑的招式,可燕南飞却从中看出一种和寻常太白弟子并不相同的剑意。且不论那剑中的一丝不同寻常,单论这十六七的年纪便能救下孟怀楚、击杀血玲珑的实力,他恐怕也不得不比原先预想的更加注意这个少女了。

无衣似是察觉到了暗处的燕南飞,目光四下打量。

燕南飞轻笑一声,飞身而下,紫袖翩翩,持剑抱拳,朗声赞道:“少侠好功夫!”

无衣抬头,手中的铁剑还在滴着深红的液体。她清亮的眼睛望进燕南飞的眼,面容无澜,呼吸平稳,仿佛这满地的尸体不是被她的长剑划破咽喉。

月光倾泻而下,照在这个少女半点战斗痕迹都没有留下的白衣上,将那些精致刺绣都向燕南飞展露得一览无余。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眉眼,用缎带绑好的乌黑的发,还有一身飘然的男装——燕南飞的目光定格在她手中的剑上。

那并不是一把好剑,配不上他眼前这少女卓绝的天资,看起来不过是喽啰手中胡乱挥舞的铁剑。

有趣。

燕南飞的目光在顷刻间收拢,看向那默不作声的少女,温言讯问道:“少侠可是为救孟怀楚而来?”

“是。”无衣回答,握着剑鞘的左手轻轻扬了扬,指向侧卧在大殿台阶上的青年男子。孟怀楚情绪激动,伤势却不重。

“那——”燕南飞语气一顿,“少侠可取回孟家图谱?”

无衣又看了两眼燕南飞,这才摇了摇头,道:“抱歉。”她看向孟怀楚,脸上浮现的是真诚的歉意。

“原来如此……不过,能救下数条性命,少侠不必自责。”燕南飞不再去想孟怀楚了,温言安慰神色略有失落的少女。

无衣再度抬头,却是终于认真打量对方了几分,这才首次主动开口,笃定道:“蔷薇剑。你是燕南飞。”

燕南飞自信于江湖有几分名声,被太白这等名门弟子认出,也是正常。他只又笑道:“正是在下——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少侠且随我来。”

无衣点了点头。自认出面前的用剑者是蔷薇剑燕南飞,

她便放下了几分警惕。她虽不爱关注江湖世事,却真心仰慕以那并非出自任何一个门派的剑术高手蔷薇剑。如此这般,她本就随着年龄愈发清丽的面容上,自然显出几分乖巧的神色。

听得燕南飞一声指引,又见得他朝着一旁的大佛顶端飞身而起,无衣便也跟着运功提身,踏风而上。

她本就天赋异禀,于轻功一道也驾轻就熟。方才她循着血腥阴暗的味道一路斩杀血衣楼,至这化清寺从血玲珑手下救出孟怀楚,也不过一二柱香的时间。

只是可惜了闻得女儿出太白消息的明月心,没算到无衣的对气息的敏感已至此,未能等到人。

无衣本就生性冷淡,太白又多快言快语之人,熏陶之下,让本就不善言辞的她更直接了。待她紧跟燕南飞站定之后,无衣便直接开了口,道:“燕大侠无需顾及我的速度。”

燕南飞被这少女的耿直逗得忍不住又是一笑,又赞了句她的轻功,才转身面冲日出东方。

无衣随着男人目光望过去,只见朝阳跃空,金霞漫天,覆盖了九华的山明水秀。

无衣见惯了秦川终日霜雪覆盖、黑松遍地,已是被九华山水勾得回忆起幼年的巴蜀生活,不由得有些痴了。

正是心神激荡之时,她却听到那燕南飞醇厚嗓音,悠然念道:“你且听好——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此时,无衣隐姓参加试剑大会、剑惊四座,以此得以拜入太白,已足足四年。

初入江湖,年方二八。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