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正剧/燕我】当你的少侠是个玛丽苏

《当你的少侠是个玛丽苏》
*公子羽明月心闺女设定
*战斗力爆表。
*燕我,燕我,燕我。

01.
深秋。层林尽染。
巴蜀的夜很凉,月光很亮。
少女坐在悬崖上,仿佛丝毫感觉不到危险似的。她的拥抱着自己蜷缩的双腿,目光放空在远方。她的脸庞很稚嫩,却也已经显现出惊心动魄的美丽。那美丽中透露着冷寂,就像秋夜的上弦月一般。
很少有人知道,她便是青龙会的少主;而她,却从小就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
她的父亲,是这个武林的第一人,也是偌大青龙会的龙首;她的母亲,是这个武林的第一美人,也是二龙首。
第一人与第一美人、龙首与二龙首,听上去是那么的般配。少女想,这便是她诞生的意义了:为了使他们更般配。
在她刚刚凑够了一个轮回的年纪里,少女好从未体会过别人家的父母与孩子是如何相处的。她只是能勉强记得父亲从头至尾的漫不经心,以及母亲忽冷忽热、捉摸不透的态度。
少女扪心自问,他们对自己不好么?
并不是,非常好。
她并非没踏出过这醉月居一步,她也曾见过这天府之国中依旧存在着的流离失所的人。
比起这些人,少女可谓是养尊处优了。玉盘珍馐,绫罗绸缎,金石玩物,怕是开封皇城里的公主也不过如此;卓越的武学天赋,武林最强的亲自教导;能近她身的人无一不敬畏,谄媚巴结也早已见识过。
然而,大约少女的血液里大约流淌着,一种专属于人类的、令人生厌的存在,她还并未拥有知足这种美德。
少女想去看看了,看看武林、江湖,和人间。
她做出了决定。并且已有觉悟为了这个决定付出一定代价。

(本节公子羽明月心夫妇出没,不喜可跳过。我尽量把他们写出夫妻的感觉……尽量。)
02.
明月心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气,但是由于她过分美丽的容貌,反倒显出几分和平日的清丽不同的艳色。她柳眉微蹙,问道:“无衣才十二岁,你竟放得下心?”
她问的是桌子对面的男子,正是公子羽。他白衣白发,丰神俊朗,面对美人儿的怒气显得风轻云淡,此刻他正轻摇着手中的茶杯,挑眉笑道:“她既愿意走,便随她去。难道我的剑术是白教的不成?”
“这醉月居的少主她当的有什么不好?”明月心又问,仍带着怒气。
公子羽又笑,他知道眼前的妻子,大约是全然忘记了她本人是有多么厌恶被别人约束,道:“你管得太多。你不如想想,若是你换成她,又如何?”
明月心话头一滞,半晌才冷笑道:“竟是我的不是?”
公子羽不回答了,专心品他的茶,心道:母女莫非是天生的仇人?
好在二龙首虽然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却还是对眼前丈夫态度顺从的。明月心想到青龙会耳目遍布江湖,想必也能随时监视,这才气顺了些。
“她会去哪儿?”明月心冷静下来,声音已重新压低,她看着自己的丈夫,只因她确信,比起她自己,公子羽更了解少女。
“八荒。”公子羽笑了,回答地毫不犹豫。
一定是八荒,只能是八荒。
此时,少女已经施展轻功离开了醉月居。
她仅从醉月居带走了一身白衣男装,以及一把随手拿来的剑。

03.
渺渺风雪,茫茫秦川。
天下第一剑派正隐于此地,其名为——太白。
秦川常年冰封,物产匮乏,即使是有八荒名门坐镇,也仍然滋生了不少劫匪流寇。此处是一偏僻山阴之处,正是一个贼窝。就在三里开外,他们刚刚屠过了一个交不上粮食的小山村。
太白弟子江婉儿,刚行及笄,本因私事下山,却正巧碰上山贼。她自幼得八荒名门正派的教导,最是嫉恶如仇的,不免怒从心起,快剑出鞘,一阵砍杀。
只是她平日虽然认真习武,基本功扎实,却还不是什么强手,敌众我寡之下,苦苦支撑,已然是强弩之末。
那贼首见她剑势一弱,面露疲色,便狞笑一声,手中大刀愈发凶狠,喝道:“还敢动你爷爷我的地盘!哼,看你有几分姿色,不如就从了我,留条命给你!”
江婉儿哪能忍受这般屈辱,当场啐了一口,恨恨骂道:“我呸!”引得贼首又是一阵脏话连天。
然而,她终究还是露出败色,连连后退。眼看那染着血污的刀便要照着她门面砍来,江婉儿却忽然听到一声询问——
“要帮忙吗?”
还未等做出反应,江婉儿便觉身体一轻,腰间也多出了一只手。她抬头看去,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的,竟是一面容比她还稚嫩不少的男装少女!
江婉儿一观其身形体态,竟是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又想起方才那人运用轻功时的速度,不免又愧疚又钦佩,愧疚的是自己竟比自己小的人相救,实在是愧对师门教导;钦佩的是这少女于其年龄来说,武功实在高强。她又观其面貌,不免心惊:这少女虽形容尚小,却貌若寒月,眼含星汉,细眉轻扬如剑,薄唇似笑非笑。
“多谢姑娘相救。”江婉儿急忙道谢。
“无妨。”少女毫不在意,只是抬眼看了看江婉儿一番,随手拿起了她的剑。
“你……”江婉儿欲言又止。她曾不止一次地被门中长辈告诫,行走江湖,要保持剑不离身的习惯,如今被眼前这人忽然拿走了剑,便陡然又提起几分警惕。只是她又念及这姑娘年幼又救过自己,想必也是个正派人物。
少女手中终于有了剑,这才动手。
剑光闪过,贼首与他周围几个头目,已然人头落地。
“还有谁?”少女依旧冷着一张脸,问道。人血的温度让积雪融化,那不过十二三的少女话语中却没有丝毫波动。
贼人看着她那双凛冽的眼睛,大惊,仓皇后退,不多时便已从江婉儿的视野中消失。
“我叫沈无衣。”她听到少女说道,对上了那双银灰色的眼。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