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燕我】吾爱之名燕南飞

#七夕快乐!小甜饼奉上!#
#表白燕大哥!#
#燕我,燕我,燕我#
#第一人称预警#

他终于成为了你的丈夫。

当你看向他,看相那个穿着不同于往日的紫色锦衣、而是一身红色喜服的男人。

你看向他含笑的眼眸,仿佛看到了一整条庞大而璀璨的银河。

他是多么的英俊而温柔啊。你想。

你的词汇是多么的贫乏啊,贫乏到如同荒漠和戈壁,无法从中找出一捧清澈干净的泉水,以用来浇灌你的爱意。

于是,你只能说——恍若初见啊。

你想起那时,在那个九华的雨夜,当看到那个蔷薇剑从高处跃下时,心中被莫名的震撼填满的感觉。

即使已经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仍然有太多的人不祝福你——他们骂你深爱的人是虚伪者、卑鄙者、是蒙骗你的罪大恶极者。

可他们不是你。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他的举止有多么优雅,他们不知道他的言语有多么温柔。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他为你运功疗伤的手是干燥的、温暖的,是那样有力而可靠。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他与你比试轻功后的笑声是多么爽朗,而他背后的天又是多么的蓝、云是多么的白。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双月桥上的他流露的信任,就如盛开的红花一样燃烧了你的整颗心脏。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断崖前他的沉默有多么多么的令你如坠冰窟、五脏俱碎。

他们不是你,所以他们不知道,当你朝着他冲过去的时候,你是在用整个灵魂如此虔诚地祈祷,就像是整个徐海的僧人们用未明的语言为你诵经。

只有你、只有你——只有你啊。

只有你是他的小友。

只有你是他的爱人。

你想亲吻他种着星辰的眼,就像跪拜佛像。

你想亲吻他微颦的眉间,抚平他所有的担忧。

你想亲吻他含情的唇角,呢喃着说遍所有的情话。

你想亲吻他健壮的胸膛,那是你可以依靠一生的故乡。

你想亲吻他每一处的伤疤,然后告诉他全部的全部你都不在乎,告诉他,他永远会是你的燕大哥。

你想亲吻他一切的一切,仿佛只有那样,才勉强能够诉说你对他三千爱意中的一瓢。

当你年少时,他是你人生中可望而不可及的明星,他带你入这江湖、助你渡过许多的劫难。你屡次因为少女的含蓄和羞涩望而却步,却又惊喜地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将你引为真正的知己。

然而打击又来的那么快,他将背影留给你,将冷漠留给你,又把你抛弃在九华的山明水秀中。

当你看着白衣黑发的他倒下,你不顾一切地大叫、嘶吼、愤怒,甚至仇恨。你的天已经不蓝,你的草已经不绿,在那一刹那你的整个世界都倾倒、都撕裂、都黯然、都化为虚无。

于是你后悔了。于是你发现他还是你的燕大哥,于是你发现他是无色无味而侵蚀血肉骨髓的毒药。

于是你在心底呐喊着承认,你爱他。

上天大约是一向眷顾你的,那么多的鲁莽冲动都没能让你死去,这位莫测的神甚至把他还给了你。

当他再次睁开了他含情的、温柔的、有着星辰大海的眼,你觉得你的整个世界都在发光、都在歌唱。

你极尽温柔地照料他,用最大的勇气去为他辩驳,哪怕你知道这些都不及他待你的好的一半。

现在,这个男人,这个说着那些绚烂美妙语言的男人,已经是你的丈夫了。

他看着你伏在他胸膛的偷笑,无奈又宠溺。

然后他会听到明眸皓齿的你一字一顿地如同宣誓——

“燕大哥,一切都很好,都很好。”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