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唐真/真唐】阴阳(性转梗)

唐子厝×吴踏歌(或逆cp)

*唐门男×真武女(男??)
*【性转梗】【性转梗】【性转梗】
*燕大哥打酱油

接到传书赶来帮忙的燕南飞看到的是——

穿了一身鸭卵青长衫的青年男子坐于石凳上,手边知白剑匣依旧洁白如旧。眼还是那双云染朝阳般的眼,脸因着从前的特征则有几分男子不常见的妍丽。
那青年男子眼瞧着紫袍男子走进院子,连忙起身行了个标准的男子之礼。

那唐门青年却仿佛见了救星一般,急急朝燕南飞挤眉弄眼,倒让燕南飞啼笑皆非。

蔷薇剑燕南飞是个远近闻名的知礼人物,念及踏歌本为女子,不好多看,只略略一扫。

青年身材修长,矮他一些,与身旁的紫衣唐门青年相仿,宽肩窄腰,喉间有明显凸起,已是完全的青年男子形态。

子厝道:“燕大哥!你可算来了——你看师姐……师兄他——我——”

燕南飞只觉眼前之事太过神异,愣了半晌,刚欲说些什么,便听得那青衫人笑道:“万象分阴阳,现在不过阴阳转换,我还是那个我……仅此而已啊,子厝。”

说罢,那自带了三分真武山巅飘然的青年,缓缓伸手,拈起了唐子厝肩上的一片花瓣。

海棠盛极,落英缤纷。

那唐子厝手捏折扇,藏了一片山水;衣袂翩翩,隐有祥云奔腾。本带着淡定洒脱笑容的脸,现今已是痴了。

燕南飞轻笑一下,已无声消失在庭院当中。他暗道,若是此间真有得魏晋之七贤半分逍遥轻狂者,便是此时此地之二人了 。

半晌,子厝终于抓住了那双已变得更加修长的手,认真道:“所言极是。”

红尘渺渺,神困于形者比比皆是,他二人又怎甘心做那自扰庸人?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