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天刀】(燕我)当你的少侠是热血漫主角

《当你的少侠是个热血漫主角》
/燕南飞篇/
【主角光环√主角胜于任性√】
【有点儿op路飞的影子√】
【我不想燕我中的任何一人放下抱负,不管是燕南飞还是少侠都很年轻。为何不去做他们能做之事。我同鲁迅先生一样,不喜隐士。】
【被天刀阴郁的剧情逼疯系列。】
【燕我,燕我,燕我】

1.
燕南飞第一次见到少侠的时候,少侠正毫无形象地挂在血玲珑身上,一个头槌下去。
血玲珑看上去有点儿不太好。想必她作为一个美女,即使是个杀手,也没遭遇过如此对待。
孟怀楚躺在一旁,不住地颤抖。
少侠显然不敌经验丰富、内力占优的血玲珑,但是她的意志力简直顽强到了一定地步,一次次的被击倒,然后一次次地在刀下爆发躲开致命伤、站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决定抢先出手救她。
——再拖一会儿,就冲少侠这愈战愈勇、越战越强的气势,怕是血玲珑要被耗死。

2.
燕南飞装逼如风地念完了那首诗: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漫天的金光挥洒在万物上,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少侠的仰慕眼神,还有一个灿烂的比东方旭日还要耀眼的笑容。
少侠中气十足地大声道:“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燕南飞莫名其妙地就感觉背后一凉。

3.
少侠是个很爱笑的人,本是长相温婉清秀的姑娘,却偏偏一副少年性子,带着所有初入江湖的名门弟子的正气凛然。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认死理,基本讲不通人情世故。
她很爱热闹,爱美食,更爱交朋友。
她几乎和所有人都能玩儿到一块去,尤其是和她本人一样没什么城府之人。
在九华才不过呆了两天,就和整个水榭地区的平民打成一片,带着小孩子们放声高歌,追逐打闹,还教他们捕鸟儿。
摸着良心说话,燕南飞觉得少侠的捕鸟、打水漂等一切和民间儿童游戏有关的游戏,都是一把好手。
燕南飞冷眼瞧着化清寺方丈笑呵呵的模样。他没好意思告诉人家,少侠把一窝燕子藏在大雄宝殿的匾额后面了。
——兴许出家人慈悲为怀,发现了也不说。

4.
燕南飞天生一副七窍玲珑心,很快便摸清楚了少侠的性子。于是在杭州再见她时,他已对成功“混入”马车夫们的少侠,毫无吃惊。
紧接着,他亲眼看到少侠用半天时间和所有凤凰集的人打成一片。
被祝海打伤?没关系。
燕南飞瞧着刚被治疗好就活蹦乱跳地少侠,暗暗腹诽这大概是他见到过的最闹腾的人。
令他有些吃惊的是,少侠甚至为了仅见一面的傀儡版孔雀的死感到难受,并一怒之下成功反杀动手的某丑逼。
没机会出手刷好感度的燕南飞只好继续装逼如风,神叨叨地念了首诗,换来少侠亮晶晶的眼神:“燕大哥,你好有文化!真是太厉害了!”
这个八荒新秀可能是个智障。
燕南飞看着少侠亲亲热热地喊着明姐姐,心底冷笑——这样的傻孩子,将很快在江湖灰飞烟灭。

5.
少侠救了秋水清。
这是燕南飞始料未及的。
少女一袭朗月天风袍被红色浸透,显然是吃了公孙屠偷袭的一刀。
她自然不敌公孙屠,这是真的,几十年的内力差距不容忽视——就连少侠的武器也被缴了。
然而,她以这样的重伤状态下,握着一把匕首,结结实实地刺入了即将动手的公孙屠心脏。
少侠左肩被公孙屠开了个洞。但她没死。
不仅没死,还救下了秋水清。
少女咬着牙,声音喑哑:“原来你才是坏人啊。”

6.
少侠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燕南飞。
少女罕见地,表情不那么灿烂,她可怜巴巴地皱着一张脸,看着燕南飞的眼神都要哭出来了:“燕大哥……”
听着这几近撒娇的语气,燕南飞不禁笑了,摸了摸毛茸茸的脑袋,很符合自己人设地,用着宽和的语气回答:“怎么了?”
少侠拽着他的袖子,道:“想吃肉……肉……”
燕南飞愣了一下,真心地笑起来,不能自已:“哈哈哈哈哈,小友还真是可爱。”
和这位小友在一起,果然很放松心情啊。燕南飞笑着想。

7.
少侠的不开心在见到一脸生无可恋的秋水清时达到了顶峰,也不管旁边还坐着傅红雪叶知秋明月心燕南飞,直接就皱着眉直白地说出来:“你不想活了?”
傅红雪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叶知秋是明显眉头一跳。
明月心依旧一副柔柔的样子,装出吃惊的样子捂着嘴小声惊叹了一声。
他们这些老江湖当然是看得出秋水清心如死灰,毕竟偌大山庄竟只剩他一人,祖宗基业尽毁于一旦啊。
只是,他们看出来,却不会说破。大家都是成年人,装逼如风嘛。
秋水清愣了愣,不知作何回答。
少侠更不开心了,甩袖走了。
燕南飞摇了摇头,再次很符合自己人设地站出来道:“小友脾气耿直,年岁也小,还请秋兄莫要介意。”
然后看了眼傅红雪,追了出去。
本来嘛,傅红雪和秋水清是至交好友,秋水清是向帝王州发的求救信。叶知秋、傅红雪与秋水清攀谈理所应当,至于明月心,就只好当成颜值特权了。

8.
少侠见到是燕南飞,还是很乖的。
就像所有心思单纯的人一样,少侠即使那么的顽强,一次次地在险境中变强,也还是有一种雏鸟情节。
她单纯地能让人一眼看透,从个人习惯到内在性格,全部都被周围的每一个人尽收眼底。
于是所有人也默认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个耿直正义,且犟到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少女,格外地依赖蔷薇剑。
这也体现在方方面面,从人前人后的燕大哥,到…——似乎、的确,除了她远在八荒的师尊以外,只有燕南飞劝得动少侠。
“你怎么这么冲动呢,嗯?”燕南飞明白少侠正在气头上,这种时候只能顺着毛撸,于是借着身高差摸了摸她的头。
发饰简单。像个——不,就是个——假小子。
少侠嘛,哄哄就不气了。

9.
不过这次是少侠刷新了燕南飞的认知。
他一直把少侠当成一个武力值略高的小宠物,不开心了拿肉或者甜食哄一哄,立刻就满脸灿烂了,可这次他哄了半天,少侠还是一副皱着眉的表情。
少侠问了燕南飞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燕大哥,为什么会有觉得生不如死好的人呢?”
她问得很认真,全然不同往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
燕南飞的经历复杂,他见了太多的肮脏龌龊,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少侠能一直没头没脑地冲冲撞撞下去。
他的笑里有几分真心,真心下藏着深深的讥讽,道:“生不如死的人很多。人间江湖尽是纷争,唯一的逃避方法就是死亡。”
少侠道:“——无法理解!”她困惑而愤怒,“只有活着才能解决这些事情不是么!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燕南飞道:“正是如此。”他眸间闪了闪,真心赞同着,不免暗忖这小人儿还是有几分通透。
少侠神色愈发坚定,眼底澄明一片,像在发光。她大声地向燕南飞宣告:“我会变得更强的!强到能保护我的朋友!让他们无需如此!”
——多简单,而多可笑的心愿?
燕南飞再次很符合人设地摸了摸少侠的头,答道:“我相信。”
蔷薇剑宽和又包容地笑着,从那双光明似太阳、似夏花、似世间一切美好之物的眼中,看着虚伪的自己。
蓦然怅惘。

10.
云来镇,断崖前,石台上。
燕南飞的袖子被少侠抓住,就像不久之前因欣赏美丽景色,情难自禁的她抓住他的袖子一般。
“你给我——把面具——摘下来——燕——大——哥——摘下来啊!!!!”怒吼混杂着哭腔,声音大到惊起阵阵飞鸟。
少侠的话语撞在对面的山上,然后缓缓地游过巴蜀的云雾,砸烂燕南飞轰然崩塌的心防。
燕南飞根本无法割舍这样纯粹的信任和仰慕。他太聪明了,早在他能取大悲赋而不取之时,就明白了:
少侠之于他,就好像柳暗花明,就好像拨云见日,就好像就好像沙漠的商旅遇到一口甘甜的井,就好像溺死的人呼吸到一口空气。
就好像被数年的恶劣玩笑捉弄后得到一个善意的微笑。
啊,大概不是微笑。
少侠总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笑到迷成一条缝,捂着肚子、恨不得捶地打滚的那种,一点儿也不淑女的笑疯了的模样。
燕南飞冷静地,用着自己的声音说:“别闹了。回去吧。”只是不复往日温柔。
少侠放开了他的手,声音沉着得不像她,道:“燕大哥,你回头——”
燕南飞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服软了,微微侧了头。

11.
迎接燕南飞的是少侠仅凭蛮力挥出的拳头。
蔷薇剑、代龙首被击中了,不算疼,连小伤也算不上。
然而,面具应声落地。
燕南飞苦笑,动手是少侠的风格,绝对是。他本能闪开,却没闪开。
这大约是理所应当的。燕南飞想。
“等你决斗完,我一定会揍你的!!!狠狠打飞你!”少侠目光灼灼,叉腰宣誓道。
燕南飞沉默着。
少侠继续瞪着他,用更高的声音喊着,恨不得全巴蜀都听得见:
“燕大哥——你这个——混蛋——我要——揍飞你——!!!!!!”
燕南飞忽然就不可抑制地又想哭又想笑。少侠怎么那么傻呢?是什么让少侠到现在还叫自己燕大哥呢?
你啊……怎么,这么傻呢,嗯?
燕南飞还是走了。很符合自己的虚伪代龙首人设那样,一言不发地、周身肃然地,化作白影飘然而去。

12.
败于傅红雪之手的燕南飞,抬头望了望天。
傅红雪不肯杀他,若当他果真无路可走时,他倒真希望少侠将他揍飞。
燕南飞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产生了无生趣的感情,他向来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他也本就知道,少侠最厌恶这状态。
少侠的世界如徐海的高原澄澈干净,如襄州的云海洁白纯粹,如杭州往来的船只般热热闹闹。
贪欲泥潭中,名利蚀骨味,今日总算尽数尝遍。
满腔愧疚,尽付一人。
燕南飞只盼少侠,永远如太阳,如夏花,如世间一切美好之物。
万事珍重,唯祝平安。*

13.
本以为马上会被处理掉的燕南飞,没死成。
少侠揍飞了白云轩。事后四盟八荒都不能理解她怎么做到的。白云轩固然还算不得什么绝顶高手,但前天香大师姐也不是一个新人能一击击退的。
少侠的眼泪流淌在脸上,混着自己的或是白云轩的血,红乎乎一片,莽莽撞撞地扑到燕南飞身上,整个人都埋进他怀里,一边哭,一边含含糊糊嘟囔了一大串内容。
燕南飞体力不支,听不太清楚,只好勉强挤出一个不知道符不符合人设的温柔微笑,沙哑地哄道:“乖。别闹了。”
少侠闻言,抬起乱七八糟的脸,看着他,特别特别认真地说:“燕大哥,我果然还是不要打飞你了!”
然后她紧张兮兮地在燕南飞身上摸来摸去,皱着眉思考,继而又道:“燕大哥这下应该没事了吧?”然后一个手重,就压到了燕南飞的伤口。
燕南飞没说话,他的意识已经有点儿涣散了。
少侠呆愣愣地望着把全部重量压倒她身上的燕南飞,慌张地叫道:“燕大哥!燕大哥!”
最后傅红雪还是看不下去了,道:“他无性命之忧。”
少侠这才放下心来,小心翼翼地抱着燕南飞。
她不高,但力气大。

14.
傅红雪终究没把燕南飞带回神刀。他本来是考虑到四盟的问题,没想到少侠直接守在化清寺临时腾出的房间外,四盟的来一个打一个,几乎不顾往日情面。
想想也是,少侠什么时候懂得什么是情面了?
四盟的确有利用燕南飞之意,而这点儿不太单纯的用心,竟被少侠野兽一般地察觉到了,并以她一贯的风格,直接了当地反击回去。

15.
燕南飞昏睡了四五日,但他毕竟内里雄厚,又韧性极强,比老方丈预料的要早几日醒来。
他睁眼,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少侠一如既往的灿烂笑脸。
“燕大哥!”少侠高兴地从小凳上蹦起来,几乎要头磕房梁,然后马上对着他笑笑,把常温着清水端过来。
燕南飞有点儿不可置信地看着少侠一副要喂他的模样,怔怔的。
少侠眼睛里有光,像是能把一切黑暗和混沌照亮。
“他们说青龙会不要你了。”少侠难掩兴奋地陈述道。
燕南飞笑了,不算苦笑,说不清是怎样的意味。他喉咙里很干,说不出完整句子,只得点点头。
“那——”少侠喂给他一口水,“燕大哥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燕南飞笑了。
少侠的心思还不太能理解那么复杂的情爱,她的意思是单纯的。
但他不愿如此。
燕南飞咽下水,湿润了咽喉和整个肺腑,回答道:“好。”
好啊,傻丫头,我便和你在一起。
燕南飞明白的,少侠注定不会安于归隐。她若愿将青龙会搅得天翻地覆,那么他也乐意至极。
她看不惯青龙会,也未必喜欢四盟的做法。
少侠,就是那样的人。
“好。”燕南飞又重复了一遍,“我与你一道。”

【完】
*出自燕南飞之信原文。

这文的转折很生硬,我知道。
少侠的性格完全偏离OL剧情,我也知道。
OL的少侠虽有些莽撞,但明事理,不管是从门派(不管是八荒之中的哪个)中,长辈们对ta的期许、师兄师姐们对ta的认可、师弟师妹对ta的信赖,还是从江湖中人普遍信服于ta,都能看出来。
我这篇的少侠吧,通透,但是莽撞。一往无前中是一种不容置喙的任性。
很多时候,我都感叹,少年漫男主活到现在,果然最大的光环不是什么血统身世背景天赋吧,是运气啊。
这个少侠运气很好。
燕大哥运气实在……不好。
所以就让我的少侠分给他吧。
想想我大概真的不如三年前的我自己。
但是……仍是不习惯天刀的复杂。我满脑子路飞的为了伙伴一拳砸死一大片啊……
就,只是,很想很想很想,救燕大哥。
想抚平他皱起的眉,消融他身上的疤,紧紧地拥抱他。
“因为你是重要的人,所以我看你受一点委屈都会心痛。”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最后照例打广告】
1.聚众吸燕,燕南飞中心向相关群:518602670
2.仗剑天涯,天刀OL语c群:639443180
//燕大哥唐萌主明姑娘与你互动!还有各色八荒师兄师姐!//
小哥哥小姐姐看好了,这是语c群,虽然支持原创少侠皮,但人设严审(交代清楚身世经历,不苏),有正经的审核,自戏300+,要有完整性格体现。
//急招各类NPC!!!//
//NPC优待://
/自戏100左!!!若是小白可单独辅导!!!!/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