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燕我]梦醒了,什么都没了(甜)

【文手修炼:以“梦醒了,什么都没了”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此梗灵感来源于 @百句歌  经历的一个bug,讲真,大半夜看截图我都害怕。】

【燕我】【甜】
【2.】
少侠一身的真武正统武功,平日里心境平稳,鲜有做梦。
但她现在在做梦。
她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中是一片混混沌沌的黑和灰。
从无边无际却又似乎存在着的边界蔓延到她身上,仿佛在下一个瞬间就能吞没她。
她沉溺在这黑和灰色中。那些色块层层叠叠,仿佛都是一般模样,又仿佛千姿百态。
她意识到,这大约是影子吧。只有影子,才是这般如蛆附骨,令人害怕。
她是真武弟子,惯用了驱影,又怎么会惶恐呢?
她在梦境里思索,但梦境里的她似乎无法思索。

影子说:“我不过是一个影,将沉没。”
少侠依稀觉得那是慕情。

另一个影子说:“我不过是一个影,将要被黑暗吞下。”
少侠只以为那是韩莹莹。

又有影子说:“我不过是一个影,将被光明消灭。”
少侠恍惚地认出许万光。

千千万万个影子笑起来,它们举起手中那漆黑的、尖啸的剑,插进自己的胸口——

少侠看到许许多多的影子变成白衣如雪的散发男人。
她知道那是谁。
于是她惊恐地大叫着,声嘶力竭地、不可抑止地大叫着:“燕大哥——”

“我在呢。”
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就仿佛神明一般。
神说,要有光。
于是光芒灿烂地迸发,高歌着剿灭了所有的影和它们尖啸的剑。

少侠哭着醒过来,钻进她的神的怀抱中,惊魂未定。
“做噩梦了?”燕南飞安抚着拍着她的背,吻着她带皂角香味的乌发。
少侠狠狠地喘了几口气,掐了个清心诀,让自己的呼吸趋于平缓。半晌过后,她才委委屈屈地道:“我……又梦到燕大哥……那个梦”
“我这不还没死呢么?”燕南飞又好气又好笑,老是被妻子梦到自己的死亡也是很奇怪,还是同一个梦。
看她缓过来了,他才逗她道,“想想看,真武剑秀夜夜被影子吓醒,你说好笑不好笑?”
“不好笑!!”少侠顿时被他的打岔弄的没了伤感惶恐的情绪,从男人怀中挣脱,气鼓鼓地背过身去。
然后她感觉自己被男人从背后抱住,陷进温暖有力的臂弯里。
她听到燕南飞的声音,仿佛听到仙乐奏鸣:“别怕。我在。那都是梦。”
是啊。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end.

大概会每天更一条以下的项目吧。没错,我也是日更党了!
顺便推广一下一个燕南飞中心向的q群,无cp限定,只要不撕逼、不涉及底线比如反动什么的,随便讨论大家都是燕吹233333
门牌号:518602670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