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火燃野

我将向黑暗彷徨于无地。

[燕我]非典型性道姑02

无逻辑无文笔。
女主略苏,没有穿越前的记忆,模糊地有部分现代知识。
OOC到飞起。
不要纠结于游戏设定。
瞎几把写,不爱看别看。
这里燃野。

02.
朝歌没有姓氏,她不想要那个姓氏。她被笑道人捡回真武时才堪堪五岁,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只是眼中清明非常,着实不像个孩子。

笑道人看她根骨不错,言谈间又灵气盎然,便顺手把小姑娘从荆州的小镇,捡回了襄州的真武山。于是朝歌就师从真武,成为了八荒弟子。

渐渐的,小姑娘身上的不俗之处便显现出来:之于内力修为,或许还只可称为“有不错的天赋”;之于其它一些方面,便可以称得上是天赋异禀了。不仅博闻强记,且善于举一反三,自八岁起学习写策论,更是让由文入武的张梦白称赞:“若是个男儿,便是状元也考得来。”

这或许不足以让武林中人在意,但朝歌一手前无古人的驱影,却随着八荒之间的日常交流,而渐渐有了名声。

江湖之中,能人异士辈出,有了特点便容易让人记住。

燕南飞消息灵通,早对这位真武新秀有所耳闻,听到的最多的莫过于:“别的不说,只是这真武朝歌,真真是用了妖术吧!”

今日一见,莫说什么妖女了,眼前脸庞稚嫩的姑娘,眼底分明是一派纯粹,宛若星寒。

“燕大侠?”小姑娘跟上燕南飞的轻功略有吃力,等她喘匀了气儿,锦衣男子已面冲东方,目光深远。

随后,迎着漫天金光,朝歌听到男子沉声道:“你且听好: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少女听罢,绕了绕手中自己的细碎乌发,定定地看向燕南飞,皱了皱眉,似乎是思考了一阵时间。

燕南飞察觉到人沉默了,以为这个年轻的八荒新秀猜出了其中深意,转头刚想说话,却见少女咂了咂嘴,似乎很无奈:“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啊啊……燕大侠你这样我很难办的。李白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的这首诗不算短了,我也只是看过几眼,背错了怎么办!嗯嗯,虽然说李白写诗就是那么令人唇齿留香就对了……”

于是蔷薇剑燕南飞终于见识到了所谓八荒新秀中脑子最有问题的真武姑娘,并被她神奇的脑回路噎得说不出话来。

抿了抿嘴,燕南飞整理好表情,温和地道:“你且将这四句告诉你张梦白前辈,他自会明白。”

朝歌抬头又看了他几眼,似乎有点儿吃惊,然后忽然明白过来,神色尴尬起来,严肃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她停了一下,又抬头看了看燕南飞的面部表情,愧疚地说:“对不起呀燕大侠,我之前以为是要……”说着,小姑娘的声音就低了下午,窘迫了起来。

“无妨。”燕南飞继续微笑,只是心中默默承认了江湖人对这位真武弟子的评价:奇葩。

评论(4)

热度(25)